好运彩3开奖走势图|好运彩3
活著樹一面旗幟 倒下鑄一座豐碑
來源: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18-06-01

    

  

    夜半時分,78歲的王輔成依然在孤燈下查閱資料,整理著第二天的宣講稿《活著樹一面旗幟 倒下鑄一座豐碑》。年至耄耋的他,為什么還如此勤奮? 

  為利?他從天津師范大學退休后,致力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宣講,24年里超過千場,聽眾多達40余萬人,按說勞務費不菲。但他卻堅持不收任何費用,還向社會捐助了40多萬元。 

  求名?他20世紀70年代就被評為天津市勞動模范,被授予全國關心下一代“最美五老”榮譽稱號,榮獲第四屆全國道德模范提名獎,并作為全國離退休干部先進個人代表,受到過習近平總書記的接見。 

  熟悉他的人說,他圖名,圖“共產黨員”這個“名”:捧著一顆心來,不帶半根草去。活著,樹一面旗幟;倒下,鑄一座豐碑! 

  在崗·離崗 

  王輔成的人生路徑并不復雜,但每個階段都有許多讓人回味的故事。 

  他做過19年的中學語文教師,每天早上7點前到校,晚上7點后離校,“七對七”的12小時工作制他始終堅持。他愛生如子,勇挑重擔,在他手上,多年的墊底班成為先進班,沒人能管的“淘氣包”成長為棟梁材。他用5年時間系統研讀了《馬克思恩格斯選集》《列寧選集》和《毛澤東選集》,作了32本讀書筆記。他利用周日帶領學生們去旱廁淘糞,用行動學習勞動模范時傳祥的奉獻精神。1981年12月,天津市教育局專門發出137號紅頭文件,號召廣大干部教師向他學習。 

  他還擔任過12年的市環衛局副局長、黨組副書記。身為領導,他對自己的要求更加嚴格。上下班不坐公車,每到公休日,都和環衛工人一起推著小車,帶著糞勺,到和平區萬全道、蘭州道以及百貨大樓等地的公共廁所淘大糞、清理社區衛生死角。他主管單位分房工作,總是優先考慮有困難的普通職工,一套又一套福利房分出去,他自己反而成了領導干部中住房條件最差的。38平方米的老舊單元,而且是最不好的六樓,一住就是幾十年。 

  20世紀90年代,王輔成在天津師范大學面臨退休,已是副校級巡視員的他,被領導關照,并沒有具體工作安排。有人說,享受著局級待遇,工作又清閑,多好!王輔成永遠記得黨旗下的誓言,他想,退休就意味著為黨和人民奉獻的時間變少了,必須抓緊時間。 

  當看到有人在報紙上公開反對“大公無私”、鼓吹“一切向錢看”、宣揚“共產主義虛無縹緲”的輿論時,他坐不住了。與青年學生接觸越多,越覺得自己使命重大。他決心要以開設講座的形式,把正確的世界觀、人生觀、價值觀傳遞給他們。 

  有人勸他,這年頭思想政治課難講,大學思想品德課讓人怵頭。王輔成不信邪,偏要啃啃這塊“硬骨頭”。在他看來,“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理論,我們不去講,誰去講?這是共產黨人的使命和天職,不僅要講,還要大講、特講、理直氣壯地講。” 

   出乎很多人意料,王輔成的“三觀”宣講有聲有色,而且一發不可收拾。他從“三觀”講到“三嚴三實”,從“兩學一做”講到“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”;從大學講到中小學,從企事業單位講到街道社區;從城市講到農村,從天津講到北京、河北、河南等多個省市。邀請的單位絡繹不絕,親友們考慮到他的身體狀況,勸他少講幾場。但他總是有求必應,曾有過一周宣講6場、一天宣講3場的紀錄。據不完全統計,24年來,他共宣講了1300余場,平均每周至少宣講1場,受眾達40余萬人。 

   臺上·臺下 

  “約法三章”,是王輔成每次上臺宣講的開場白。一是站著講,以體現對聽眾的尊重;二是脫稿講,力求生動、自然,達到活躍氣氛的效果,也體現對自己的嚴格要求;三是不計報酬講,如果非給不可,就將這些錢用于扶危濟困、助弱幫殘。 

  站著講,對一位老人來說已是不易,何況他還患有腰椎間盤突出、膽結石等多種疾病。但王輔成把宣講當成自己神圣的使命,有著嚴格的自我要求。他會根據不同的受眾、不同的需要選擇題目和事例,準備講稿和提綱。給中小學生講道德和理想,給大學生講人生和文化,給機關干部講事業觀、工作觀、政績觀,給教師講教書育人、職業道德,給社區居民講社會公德、形勢政策。即使是同一個主題,面對不同的聽眾,他也會準備不同的講稿。 

  宣講中,王輔成引經據典、旁征博引,都是信手拈來,敘述原文精確到字數,并能說出出處、篇目,甚至精確到第幾頁、第幾行,聽眾無不被他的博聞強識所折服、被科學理論的強大力量所震撼。王輔成并非天生記憶力超群,學習是他的不二法寶。他每天堅持學習五六個小時,早起用兩個小時學習背誦規定的篇目,下午閱讀和摘抄,晚上再溫習以前讀過的書籍和讀書札記,在日復一日的啃讀中融會貫通。 

  20余年來,王輔成面對過近萬人的大場面,也有過隨時隨地、一對一的小座談。無法知道他的宣講在聽者的心里產生了多少回響,聽過他宣講的人說,他能把人講哭了。 

  他在天津城建大學做題為《“中國夢”與“三觀”》的宣講后,現場聽眾全體起立,不僅報以雷鳴般的掌聲,而且向他長時間地鞠躬…… 

  天津師范大學每年的新生入學第一課,是必邀王輔成來講的。面對全校5000多名新生,他旁征博引,很多學生聽完,寫下人生中第一份入黨申請書。 

  他應邀到中國傳媒大學做宣講,結束時臺下爆發出經久不息的掌聲。一位學生說:“王老師講到動情處,很多同學都流淚了,那份感動,由不得你不流淚。” 

  天津大學的高一歌同學在給王輔成的信中說:“您的真心、赤子之心,對人生的信仰,給我強烈的心靈沖擊和共鳴。” 

  越來越多的人記住了王輔成這個名字,越來越多的青年學生把他作為自己的“人生偶像”“精神導師”,不僅僅是因為他在臺上的演講打動人心,更是被他在臺下展現出的共產黨人的樸素、堅定、忠誠、信仰所感動。 

  邀請王輔成宣講的單位,都領教過他的“倔脾氣”。不管去哪里宣講,從不讓人接送,不管多遠,都自己乘公交車去。怕堵車,他總是早早出門,有時提前到了,就在外面找地方走走,生怕給別人添麻煩。 

  一次,王輔成應河南省安陽市一所重點中學的邀請,兩次前去為全校師生宣講,他執意自費購買往返的火車票,且未收取一分錢宣講費。校方過意不去,為他安排了河南省內旅游,王輔成也婉言謝絕了。 

  前不久的一天,王輔成在天津海河教育園的一所學校宣講完,中午來不及吃飯,又換乘三趟公交車趕到天津師范大學宣講。一聽說他還沒有吃飯,工作人員趕緊請他吃了一碗面條,結果他非要給飯錢,對方沒答應。最后,他偷偷把飯錢投到校內一個公益捐款箱中。  

  人們說,王輔成什么也不講,他往講臺上一站,就已是一堂課。 

  身前·身后 

  “有的人活著,他已經死了;有的人死了,他還活著……有的人,他活著別人就不能活;有的人,他活著為了多數人更好地活……” 

  王輔成每次反躬自省時,都要背誦詩人臧克家的名篇《有的人》。“一個有理想追求的人不能僅滿足于生存、生活著,更要奮斗、奉獻著。” 

  早在20多年前,王輔成就開始了扶危濟困、助弱幫殘的奉獻行動。有一年,他因病住院治療,堅決不住單位安排的條件較好的病房,出院時還給同病室生活困難的病友留下1000元;在天津城建大學演講時,得知一位女大學生的父親得了尿毒癥生命垂危,他二話沒說掏出1000元,親手交給了這名學生,回家后又給她匯去1000元;從2014年起,他每年為天津市“老促會”資助單親母親活動捐資2000元;他一直慷慨資助著河北、河南、山西、寧夏的困難學生,而這其中大多數人都沒有和王輔成見過面,有的至今不知資助者姓甚名誰。幾十年來,王輔成把勞模補貼、各種獎勵和自己每月的大部分零花錢,全部用于扶危濟困、助弱幫殘,累計捐款40余萬元。 

   1982年“五一”期間,王輔成作為天津市勞動模范代表,出席全國勞動模范和先進人物代表座談會,見到了自己的偶像——“中國保爾”吳運鐸,吳運鐸為他寫下一句話:把一切獻給黨。幾十年里,王輔成時常對著這六個字凝神靜思,咀嚼品味字里行間包含的共產黨人的忠誠與信仰。 

  “捧著一顆心來,不帶半根草去!這是我對這六個字的理解。”王輔成說。他常以魯藜的詩句自勉:“我在‘無我’里獲得意義,種子消失在泥土中獲得價值。” 

  在“三觀”的宣講中,王輔成也多次講到“生死觀”。有大學生問他如何看待死亡,他說,死亡是生命新的遠征,如果把人生比作交響樂,那么一共有三大樂章,在職時是人生的第一樂章,退休后是第二樂章,死亡則是生命第三樂章的起始。 

  對于自己的第三樂章,王輔成早有安排,10多年前就立下了遺囑,2年前最后一次修改:“活著完獻生命,死后全捐遺體。”明確表示,捐獻遺體,并希望將遺體制成標本,服務于科研,站好奉獻最后一班崗。他覺得,這是一位共產黨員的終極奉獻,也是一位老黨員對諾言的兌現。 

  在王輔成的筆記本里,我們讀到了他寫下的這樣一首詩: 

  “黨!親愛的黨…… 

  在您面前,我永遠是個幼稚的孩子, 

  雖然如今,我已白發蒼蒼。 

  我深知:沒有您的呵護、關愛和哺育,就不會有我的健康茁壯成長。 

  我深知:兒女的報答如滴水,而黨母恩深,深似大海與重洋! 

  我深知:您對我們最大的期許,就是——活著能夠樹起一面旗幟,取法乎上! 

  我深知:您對我們最大的希望,就是——倒下能夠鑄就一座豐碑——為后來人導航。”    

    ( 通訊員 萬寶志   陳豪 ) 

    ——轉自《中國組織人事報》 

◎CoryRight 版權所有:中共天津市委老干部局

地址:天津市和平區湖北路14號 郵編:300042

電話:022-83606954 傳真:23397010

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技術支持:天津市信息中心

津ICP備10002778號

好运彩3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