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运彩3开奖走势图|好运彩3
士夫氣韻談何易
來源: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19-02-25
 
原標題:士夫氣韻談何易

毛峰(重慶書協顧問) 賀歲 書法

  藝術是復雜的,社會是復雜的,人更是復雜的,我們沒有權力要求每個人都追求簡單。也正因為過程是復雜的、困難的,我們才向往這種簡單,崇敬這種簡單、才知道過程后的簡單的可貴。真正能夠化復雜為簡單需要能力,更需要智慧、需要感悟。對今天比較浮躁的藝術界來說,做人很重要,多一點士大夫氣對藝術創作很有必要。

  陸抑非有“三通論”,即縱通、橫通、內通。他說:縱通就是繼承傳統,講究規范,中國畫上的六法,近似戲曲中的程式規范。沒有縱通的繼承關系,就沒有根底,無源之水,無本之木,如何發展?橫通就是借鑒姐妹藝術以及更多的方面,以利于畫家自身的藝術創作,從而進一步豐富藝術創造的必要手段。內通就是講究藝術的內涵。要做到縱通和橫通,必須有深邃的內通功夫,多讀書、多見聞、多體會、多比較、多實踐、多反思,用這六個多,換來真正的內通,肚里貨色多,頭腦就靈巧,思路就敏捷,出手就不凡。他認為,因積學、飽學帶來的內通,更易于縱通和橫通,這是相輔相成的。他舉例說:“有內通本事的人,即使少掉一種和幾種感官,照樣能分辨。如清朝的唐文治,眼睛瞎了照樣書法瀟灑自如,書畫家沈尹默、余任天晚年幾乎雙目失明,因內通的緣故,仍能揮毫,并續有發展。戲曲界的周信芳和評彈界的張鑒庭,也是半瞎子,照樣臺上光彩照人。”有此三通,必為高手。

  在傳統的基礎上創新

  鮑賢倫接受《藝境》雜志采訪時說:“現在書法界的現狀,不是認識不到傳統的重要性,而是深入程度不夠,大多在淺層次徘徊,一旦有深的東西往往不容易被理解。即使是對傳統理解比較好的人,遇到獨特性的東西也往往一下子反應不過來,他們也需要時間。真正的好東西,一部分人會先回過神來,發現這是個好東西,社會才會響應。”對于書法創新與繼承傳統的關系,他的觀點是:“創新都是在傳統的基礎上進行的,并將進入傳統。沒有傳統,就沒有創新;沒有創新,傳統也無法延續。現在寫字的人在較量,在競爭,實質性的就是對古人作品解讀能力的競爭。字帖什么大家都能看到,理解能力和轉換能力是關鍵。所以,關于時代性和古代書法藝術的問題,我有個比方。一個人對古代文化的理解程度,就像他的德行修煉,時代性的問題你不修煉它也存在。人如果沒有堅定的道德價值判斷作為導向,要被同化甚至腐蝕太容易了,周邊的環境會成全你的,但是理解古人的東西就難,因為語境關系都變了,理解起來就有隔閡。”

  對他所說的“藝術的最高境界是純粹……當一個人覺得越復雜、越豐富越好的時候,實際很大程度上已經背離藝術的本意了”的觀點,《藝境》謝小毛在卷首語里深有感觸,他說:“沒有過程的簡單就像嬰兒的簡單,可愛不可敬;有了過程卻不知道簡單是碌碌無為的老皇帝,可敬不可貴。不過,藝術是復雜的,社會是復雜的,人更是復雜的,我們沒有權力要求每個人都追求簡單。也正因為過程是復雜的、困難的,我們才向往這種簡單,崇敬這種簡單,才知道過程后的簡單的可貴。真正能夠化復雜為簡單需要能力,更需要智慧、需要感悟。”

  平生作品悉數捐

  周滄米臨終前,將平生作品悉數捐給浙江美術館。在接受捐贈后,他住進醫院。在他的書房,我見到墻上貼著兩張字,是住院前所書,一書“十年荊廬愿未了,奈何!奈何!”一書“漫天大雪春何在?”筆墨酣漓,對藝術和人生的眷戀躍然紙上。他的學生朱益說,這恐是周先生的絕筆了。我發現墻上還張掛著黃賓虹、余任天的山水和陳子莊的花鳥,案上是一冊陳子莊談藝錄。除黃賓虹和潘天壽外,對周滄米藝術影響最大的是陳子莊和余任天。陳子莊給他的啟示是作為一個藝術家的性情,而余任天影響他的是以書入畫。他的兒子周辛牧對我說:“一直不明白,父親為什么要捐那么多的畫。”周先生共捐贈作品計有2671件。

  周滄米去世后,朱益給我看陳子莊寫給周滄米的信。幾乎每封信都是陳子莊抱病所寫,每次都給周滄米寄畫。從信中,可知陳子莊當時生活并不如意,倍受心臟病折磨,幾次都說到因為寫信的勞累不得不輟筆。他說,因缺紙張、顏料和印泥而不能畫出佳作。周滄米便在杭州替他找。這些信沒有關于藝術的宏論,談的大都是些瑣事,這些筆端流露的真情最為珍貴,教我神往,盡管那是個生活困苦的時代。

  亦悲憫亦偏激

  2011年3月,陪林劍丹老師參觀西泠八家篆刻展。示篆刻近作,談篆印界近弊。他說時光不讓人,若不抓緊刻印,恐目力將不濟。林先生治印,不讓時人,尤邊款赫目精湛,且文采燦然。若“松鼠”一印,款記其數年來松臺山喂鼠一事,云:“吾家至松臺山僅數百武,日與老伴涉湖登嶺為晨練。途中將所備糕鮮果品類投放于修柯蒼節間,拍手為號。遂有松鼠數只自四面樹梢間接踵飛竄而至,紛紛爭食焉。自遷居大士門數載至今尚未間斷。慈愛眾生亦人生一樂。己丑長夏林劍丹作此遣興。”

  章太炎不相信甲骨文,甚是武斷。他認為,“龜甲刻文不見于經史”,而龜甲乃“速朽之物”,不能長久,焉能埋于地下三千年不腐爛?“龜甲文易作偽”,是最不可信的。他還說羅振玉“非貞信之人”,那么他流傳的甲骨文也不可信。認定甲骨文是以羅振玉為首的一群江湖騙子偽造的假古董。章太炎的這個態度之偏激,即使他的弟子也不認可。李濟記,在章太炎生日那天,他的弟子黃季剛送了一份禮物,用紅紙包扎著,看上去像一盒點心。打開一看,原來是一部羅振玉寫的四卷本《殷墟書契前編》。章沒有將禮物擲掉,而是放置在床頭枕邊,認真讀這些被他認為應判罪的文字。他的看法,即便在安陽科學發掘證實這些新發現的甲骨卜辭存在后,仍未改變。

  士夫之氣自學問

  馮超然子馮讓先,六歲嘗作墨牡丹,馮超然題詩曰:“兒戲漫涂綠間紅,縱橫筆底有春風。天真恰合士夫氣,老子轉慚畫匠工。”示與吳湖帆,亦驚其天賦。后者還為超然《平林遠岫圖》卷跋曰:“近代常州數畫師,惲湯手跡擅清奇。即今更有嵩陽士,渾后蒼深黃大癡。一幅平林遠岫圖,瀟灑翁筆未為枯。知君會得蕭閑意,劫外湖山手自摹。士夫氣韻談何易,翻為嬰兒妙自然。識得庖丁解牛意,漫持戲語淡薪傳。滌翁題其公子畫,謂老夫筆太工,未若孩子涂抹,轉饒士夫氣也。時公子年七齡,一時獎掖之詞,惡有士夫之氣而不從學問來乎。今之畫史,其粗狂難近者,皆坐學不師古也。質之滌翁,當相視而笑。”謂士夫之氣來自學問,筆墨精華出自傳統,七齡幼童未曾讀書,何來士夫之氣?此誥實譏諷畫壇不師傳統之粗狂之士也。馮讓先年成,超然希其承父業,然讓先不應,以為書畫是“幫閑藝術”,而他要從事的是實用美術,更有意義為社會服務。再者,父親畫名已堪一流,難以出藍。馮讓先后選擇建筑專業,成為一名出色的建筑設計專家。

◎CoryRight 版權所有:中共天津市委老干部局

地址:天津市和平區湖北路14號 郵編:300042

電話:022-83606954 傳真:23397010

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技術支持:天津市信息中心

津ICP備10002778號

好运彩3开奖走势图